顶流媒体专题报道集团靠近设计事务所马迪作品惠贞高级中学

2023-12-02 胡琳 386

INTRO

近日,浙江工业大学工程设计集团靠近设计事务所马迪就宁波惠贞高级中学项目接受媒体专访,阅读量超百万,引发各界广泛热议和高度好评!



*以下为媒体专访内容


在浙江省宁波市,

有一座很大胆的高中校园,

3000的空中森林,

连接各栋教学楼的各个楼层,

让自然触手可及;

600m长的屋顶漫步道,

像莫比乌斯环缠绕,

“站在上面,学校从视野里消失了,

只剩下广袤的天空”;

一楼的体育馆、报告厅、图书馆,

像街边的商店一样排列……

走在校园里,

学习的紧张和焦虑一下不见了。

图片关键词

面向操场的地方,是一座巨大的空中森林

图片关键词

惠贞森林,面积超3000,包含40多种植物

这座“不像学校”的学校,

是宁波市的重点公立中学——

宁波惠贞高级中学。

城市校园设计通常遵循“效率至上”原则,

但建筑师马迪反其道而行之,

他想通过设计,

夺回中学生消失的“课间十分钟”,

“在教育无比内卷的今天,

我想建造一座可以认真浪费时间的高中,

让学校不那么令人讨厌。”

11月中旬,一条摄制组抵达宁波惠贞高级中学,

探访这座让时间与压力舒缓下来的学校。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森林连接4栋教学楼的各个楼层

图片关键词

屋顶上的漫步道,单圈超600米

初到惠贞高级中学,高中校园特有的拘谨感和规训感,在这里不见踪影。学校里到处充满了“解压”的细节。

秋天,大片毛茸茸的矢羽芒覆盖校园的空地,柚子树、迷迭香、狼尾草等植物随处可见;高低交错的游廊,连接积木一样的建筑体块,走在里面,可以探索出不同的路线,校园里的穿梭不再无聊了。

教学楼面向操场的地方,是一座嵌入建筑里的巨大“空中森林”,植物从四面八方地探出头来。

图片关键词

惠贞森林全景

图片关键词

森林里的立柱、墙面,保留了自然的痕迹

下课铃一响,同学们奔出教室,只要20秒内就能到达这座森林,三五成群的学生来这里散步玩耍,也有人独自放空。一位森林里的“神秘嘉宾”——一只可爱的蝾螈,引来了学生们的围观。

森林里,没有楼层的概念。空中游廊在树冠之间交织缠绕,顺着蜿蜒的走廊,就能在森林里上下穿梭;因为没有“两点一线”的最短距离,漫步其中,脚步放缓了,时间也放慢了。

不同的游廊会在某个点意外交汇,带来小小的奇遇,同学们遇到彼此,会开心地打个招呼;游廊的平台处,设置了一个一个的小树桩,玩累了,大家就坐在上面小憩一下。

图片关键词

蜿蜒曲折的空中游廊,让学校里的穿梭多了不少趣味

图片关键词

“悬挂”在森林里的玻璃小屋

森林的立柱是用竹子的模板浇筑的,带着自然的纹理,粗细不一,以一种自然随机的状态散落。

许多奇形怪状的树屋,悬挂在森林不同的角落。有通体透明的玻璃房,被学生们用作植物培养室;最高处的小树屋,被学生们改造成了校园广播站;还有一些屋子,变成了温暖的热带雨林馆,或是迷你的海洋馆,每个小屋的用途都可以根据学生的需求而变化。

图片关键词

超尺度的屋顶花园

图片关键词

学生们在天台上玩耍、短暂地放飞自我

天台是另一个适合逃离压力的空间,高高的羽毛草如同飞雪一样温柔飘拂,校园的喧闹在这里戛然而止。

由于整个建筑群以“目”字型相连,屋顶上的漫步道像“莫比乌斯环”一样循环往复、高低起伏,单圈超过 600 米。

晚饭之后,有学生会到屋顶公园散步、发呆,看天、看云,站在宽阔的天台上,令人紧张的学校从视野里消失了,想象力也得到了释放。一位高二的女生告诉我们:“天台离天空很近,在这里有一种自由的感觉。”

图片关键词

校园的一层是连通的空间,可以随时进入街道两旁的公共设施

学校的一楼,是一个连通的、可以漫步的街道。

教学楼被抬离地面,把地面的空间彻底腾了出来。剧院、图书馆、体育馆、食堂就像小店铺一样散落在街道的两旁,进入这些公共空间就像逛街一样,随时进进出出,没有太强烈的“仪式感”。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屋顶花园,四季的景色各不相同

这座校园的设计师马迪是一位“80后”,也是一位13岁女孩的爸爸。

2019年,马迪着手为宁波惠贞高级中学设计新校园。他发现,现在的校园虽然都很漂亮,但背后都遵循四个字“效率至上”。短短的课间10分钟,孩子们根本来不及跑到操场上活动,只能在狭小的走廊、教室里逗留,无聊地从一栋教学楼望向另一座教学楼。

图片关键词

宁波惠贞高级中学的主持建筑设计师马迪

如何能让孩子们下课后快速地抵达活动空间?马迪设计了一座3000平米的空中森林,连接4栋教学楼的30个班级。只需要十几秒,就能从教室到达一个“不像学校”的空间。

近年来,城市用地愈发紧缺,很多学校变得越来越“挤”,“需要在有限的用地里,建造更多的教学楼”,马迪解释,这是一种“效率至上”的设计理念。

在马迪看来,“校园”里“园”的部分丢失了。“所谓校园,就是校舍加公园,自古以来,校和园都同样重要,比如古代的岳麓书院甚至是先有园再有校,但如今,用来放松的‘园’沦为了‘校’的缝隙。”

图片关键词

高中生的学习压力繁重

图片关键词

校园里,自然触手可及

另一方面,当下的教育内卷让人神经紧绷。马迪有一个正在读初一的女儿,他对此深有体会,孩子的书包越来越重,小书桌上的作业本越摞越高……“争分夺秒、只争朝夕”的鸡血式的口号在大人小孩的耳边飘荡。

马迪希望设计一座能够真正让人放松的学校:“当孩子们被繁重的学业压得喘不过气的时候,能在校园里片刻地浪费时间、片刻地放空自己。”

新校园占地面积约6.2万平方米,如何在既有的空间里腾出更多的活动地盘?

图片关键词

4栋教学紧密连接,呈现出“目”字型

马迪把“校”和“园”的效率进行拆分。“学校的4栋教学楼以高效浓缩的方式形成一个‘目’字型的布局,所有的教室、走廊都设计成最经济的一个尺寸。把空间全部都给节省出来,放到剩下的‘园’里面去。”

巨大的空中森林、楼顶的漫步道,在传统的校园设计中,这些空间会被认为是“无用空间”,但马迪觉得,“低效”甚至“无效”的空间恰恰有助于帮助孩子释放压力。

这也源于马迪对自己女儿的观察。疫情期间,女儿一听到“居家学习”四个字,就特别开心,哪怕上课时间、课程安排、作业量并未改变,因为“家的空间是让人放松的,可以随时浪费一下时间的,而不是在学校里面像个大机器一样,每一个角落都充满效率”。

图片关键词

森林里设有许多“非正式“的户外学习空间

图片关键词

马迪认为,校园里

用于放松的“园”对孩子的成长同等重要

“浪费时间不是贬义词,弹簧长时间被压得过紧,它就失去弹性了。浪费时间其实是最好的解压方式。”

2022年,新校园投入使用以后,马迪去做项目分享,当他说到学校是公立重点高中的时候,很多人都惊呆了,“原来宁波市教育局的接受度这么高”,大家原以为,只有私立高中才能接受这种反常规的校园设计。

马迪聊起自己跟教育局做汇报的经历:“当一个这么大的森林摆在他们面前,他们也是很吃惊的,觉得根本就不像个学校”,但是讲完自己的思考以后,教育局当即拍板,决定了这个方案,“他们是很有魄力的,愿意拥抱想象力,愿意倾听建筑师的思考和想法”。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400米跑道的学校操场

图片关键词

森林里有一些小小的隐蔽空间

学生不用担心时刻被监视

惠贞高级中学是一所寄宿制高中,孩子们3/4的时间都在校园里度过,几乎占据了一个人青春期的全部空间。

传统的校园设计很少会为学生预留私人空间,马迪有意地保留了一些“隐蔽空间”,惠贞森林的立体交织游廊、天台迂回的漫步道,可以适度地阻挡视线,“让青春期的孩子们有了一个小小的藏身之处,放松片刻,或者独处一会儿,而不用担心被老师们监视。”

图片关键词

建筑与建筑之间像积木一样搭建

所以每个角落都淋不到雨

图片关键词

森林细节


为了让学习更有趣味,学校设置了很多非常规的学习空间。天台的阶梯教室、森林里的小树屋、散落在校园里的圆桌板凳,课堂随时可以在户外展开。

学校的语文老师张晴说,最近她正在给高二年级的学生们上白居易的《琵琶行》,她建议大家去天台上感受“枫叶荻花秋瑟瑟”的萧瑟意境;而惠贞森林里的玻璃小屋,已经被改造成了植物水培室,用于学校获奖的“新苗培养计划”;学校的心理老师也正在筹备一个户外的团体辅导课,让孩子们坐在花草中间练习正念,因为自然是最好的疗愈方式。

图片关键词

森林里的一间小屋被改造成了水族馆


图片关键词

校园里的潜望镜互动装置


探访学校的过程中,很多老师都提起了当下的教育内卷,尤其是浙江考生,面临的竞争空前激烈。

教学经验超15年的张晴老师感叹:“很多学生的生活都是家校之间两点一线,而且是无缝衔接,怎么能够让他们度过这样艰难的三年?校园,是能给孩子最大限度提供栖息余地的地方。”

这也是马迪设计校园时候的初衷,“如果没有办法改变教育模式,那么就从建筑师的视角,让学生尽可能地不那么讨厌学校”,“让孩子们上学的时候,有一个念想和动力”。


惠贞高级中学



图片关键词

建设地点 | 浙江省宁波市

用地面积 62220㎡

建筑面积 | 49756㎡

设计时间 | 2019年6月

建成时间 | 2022年5月


*特此鸣谢摄影师吴清山



电话咨询
案例展示
QQ联系